當前位置:ONE一個 > 文章 >查看內容

初戀 作者/文長長

發布時間:2020-06-02 21:36| 位朋友查看

獨樂樂不如眾樂樂,若喜歡,請推薦給您的朋友。我要分享到:

三十五歲那年,張平那略懂卦術的老爹給他算了一卦,說他三十六歲那年會遇到真命天女,能成家。五年后的今天,四十歲的張平依舊單身,更準確來說,張平一次戀愛都沒沒談過。

盡管身處魔都這種思想開放的城市,每個聽到張平到現在還沒談一次戀愛的人,還是會吃驚地反問一句“真的嗎”。大家都不相信21世紀的今天,怎么還有人到中年,沒談過一次戀愛的。躺在床上入不了眠的張平此刻也在想這個問題,為什么985研究生畢業的他,到現在混得這么慘,沒錢、沒房、沒車、沒老婆、沒孩子。張平在思考,他到底走錯了哪一步,才會至今都沒談上戀愛。

中學時代,張平都沒跟姑娘們說過幾句話,出身普通家庭的他,那時一門心思想著要通過努力學習改變命運,總覺得處對象這件事還早,最起碼得等讀了大學,學業沒那么緊,再考慮談戀愛?上Ш髞韽埰酱髮W處對象的計劃也被推遲了,他高考失利,去了一所不太喜歡的學校,為了圓自己的名校夢,大學四年,他把所有的時間花在學習和看書上。他給自己的許諾是“等考上研究生,再談戀愛”。

有時覺得蠻有趣的,最初我們上學的目的明明是為了學到知識,但每個人年少時或多或少都因為某個人或為了獲得某段關系而發奮學習過,究竟談戀愛是努力學習的目的,還是努力學習是談戀愛的動力。答案誰都不得而知,唯一確定的是,年少時,我們都為了獲得愛情努力過。

研究生期間,張平的的確確喜歡過一個姑娘。姑娘是他同門的小師妹,長得可好看,嘴還特甜。張平是理工生,需要在實驗室做實驗,小師妹剛來實驗室的時候不太懂各種操作,每次請教張平,一口一個師兄叫得他心都化了。張平每次很耐心的教小師妹做實驗,那時不流行奶茶,流行汽水,小師妹時不時請張平吃冰棍喝汽水,三毛錢一根冰棍,五毛錢一瓶汽水,喝得很開心。

那時的快樂很簡單,不需要掙多少錢,也不需要花多少錢,五毛錢的汽水就足夠讓人開心一笑了。那也是張平過得最開心的一段日子。跟小師妹一起去圖書館查資料,一起在實驗室做實驗,晚上一起離開實驗室回宿舍,回宿舍的路上小師妹會開心地跟張平分享她最近遇到的好玩的事,亦或是單純地吐槽一個人。女生宿舍離實驗室更遠,通常張平把小師妹送回宿舍后,再折回男生宿舍。小師妹生病的時候,張平會陪她去醫院,會給她打好飯送到宿舍樓下,會繞好遠路去小師妹喜歡的二食堂給她買吃的。他們每天花很長時間在一塊,一起學習、一起做實驗、一起回宿舍。

所以后來張平給小師妹告白了,那是張平第一次正兒八經喜歡一個姑娘,也是張平第一次跟姑娘告白。 他以為小師妹已經很清楚他的心意了,畢竟他已經表現得很明顯了,但小師妹說她只把他當師兄,當朋友。張平第一次追求一個姑娘,以“我一直以為我們是朋友”結束。喜歡一個人是挺難的,有時你以為這是愛情了,對方卻說只當是朋友,有時你只當對方是朋友,對方卻說他愛你。喜歡這件事,具有雙重偶然性,你得猜對方想什么,但有時你又不能只靠猜。

人們都愛說,我們第一段戀愛的狀態,會影響后面整個人生的戀愛狀態。如果第一次愛人時,開心多于難過,那么接下來幸福的可能性更大;如果第一次愛人就被拒絕了,是會在心里留下陰影的,會不敢再愛,會在以后的歲月里帶著不被愛的陰影走很久。反正,被小師妹拒絕后的張平,很長一段不敢再愛姑娘了。不知是因為他對小師妹愛得深情,還是小師妹讓他對愛情變得深情。但這都不重要了,愛情失敗者的故事,大家向來不愛聽。若是硬要對年少時的愛戀做個總結,那就一句,愛情讓人成長。究竟是成長得更勇敢,還是更慫,得靠個人造化了。

表白失敗后不久,張平就研究生畢業了。那時年輕,年輕人最迷戀做些瘋狂的事。比如愛而不得后,遇到一部愛情電影上映,深情地買兩張電影票,一個人去看,旁邊一個座位空著,要顯示自己的孤獨;再比如被喜歡的人拒絕后,非要把自己灌得爛醉,我們都愛說酒能解憂,但其實不是,酒入愁腸,麻木神經,失去自我控制,任由情緒泛濫,會讓我們更覺得自己孤獨,更為自己的愛而不得而難受,而痛;年輕的張平為愛做過最癡狂的事便是,離小師妹所在的城市遠遠的,小師妹在南邊,他便去最北邊工作。既然小師妹不接受他,那他自己也要識趣地滾得遠遠的。年輕時,我們愛一個人真是又真誠,又賭氣。

在北方呆的第一個月,張平就后悔了。獨自去到一個離家幾百公里的城市,起初是新奇的,就像我們每個人在工作不順人際不順家庭不順時,都曾想過要去一個沒人認識的陌生城市重新開始,窘迫失意的時候我們喜歡陌生感,總感覺陌生人對自己的包容度超過熟悉的人。但時間稍久,在陌生城市泡久點,看著沒有熟悉的人、也沒熟悉小吃店的城市,被陌生裹挾的我們,是很希望身邊有個熟人的。其實不是陌生人對我們的包容度更高,只是人性就是如此,深處完全熟悉的環境,久了,會倦,會想逃離,會以為陌生才是最好的;可當真的深處陌生環境,在完全熟悉這種陌生感后,又會拼命想逃,憧憬和向往著熟悉的事物。沒有的時候想擁有,擁有后又會覺得不過爾爾,人性劣根。

當然陌生感不是張平想要離開這座城市的主要原因,在北方呆的那幾年,盡管每天充實地上班加班下班,每天也在認真地生活,張平內心總感覺腳沒有踏在土地上,自己是飄著的狀態,從一個出租屋飄向另一個出租屋,從一個公司飄向另一個公司,從一輛地鐵飄向另一輛地鐵。張平原來很討厭父母吃飯聊著別人家的八卦,討厭吃飯時父母一個勁讓他吃他不喜歡吃的菜,因為父母覺得這個吃了好,也討厭母親偶爾打麻將回家晚了,或者偶爾輸錢了,做菜不用心。要么炒菜鹽放多了,要么菜都沒洗干凈,吃起來總感覺白菜里有沙。在陌生城市生活一段時間,張平終于明白了他為什么總感覺在這座城市自己是飄著的狀態,因為這里沒有他愛的人,沒有人等他下班回來吃飯,沒人再逼他吃不喜歡吃的菜,甚至連他媽炒糊的菜他都沒吃到過,一切都是工業化流水線式生產的食物。

小時候,每次飯點,恰好也是張平最愛的動畫片開始放的時候,張平經常端著一個碗坐在電視前看動畫片,沒少被父親暴揍,父親說吃飯就得一家人坐在飯桌上吃。張平一度覺得父親大題小作,把飯吃進肚子里,不管哪里吃不都一樣嗎?時至今日,張平終于理解了父親說的那句話的意思。生活的本質,就是吃一頓飯,生活的意義就是,有人等你吃飯,有人催你吃飯,有人陪你吃飯。

這種飄感,總給張平一種錯覺,總有一天他還會飄離這座城市的。他只把自己當成這座城市的一個過客,他也不會喜歡這座城市的姑娘們。因為,他知道自己總有一天會離開這里的。

就算有一天要重新愛一個人,也要等一切穩定了,再好好愛人。這是張平的想法,也是平凡世界很多你我他的想法,我們總在想等工作穩定了,等這場考試結束了,等買完房了,等有一定經濟基礎了再談戀愛,但愛情又不是做菜,非要等材料準備好了在再下鍋。愛情,從沒有準備好的時候。當然,這些道理是張平幾年后才悟出的。

 

幾年后,張平回到魔都。當年考大學填志愿的時候,總有旁觀者說,一定要慎選城市,一般大學在哪座城市讀,以后你就會留在哪座城市生活。后來的張平覺得這言論就是扯淡,未來在哪個城市發展,跟你在哪個城市讀大學沒多大關系,人生根本不是一個兩個瞬間能決定得了的。就像幾年后再回到大學所在的城市工作,張平發現壓根也沒幾個同學還留在這座城市了。大家都像蒲公英一樣,風一來就散了,散到很多我們之前都沒想過的地方,生了根。

任何一個選擇,沒輪到自己選的時候,總覺得這個選擇很嚴重,重要到能決定我們一生,等真正做了選擇,幾年后再看,發現人生是在一年365天慢慢改變的,壓根不是哪一個選擇能決定得了的。也如張平的戀愛,他也原以為他換一個城市,就能真正開始談甜甜膩膩的戀愛了。但決定你能不能談戀愛的,從來不是哪個城市。

三十六歲那年,張平遇到過一個不錯的姑娘,前同事張偏偏。她性格雖有點強勢,但在工作上還是很有能力的,長得也清清瘦瘦的,是張平喜歡的風格;她三十二歲,張平三十六歲,從年齡上來講,倆人也很搭;這一年也恰好是張平老爹給他算卦會遇到真命天女的年紀,可謂是天時地利。

但對于張平這種大叔年紀的人來說,談戀愛可不止講天時地利,他還看人和。張偏偏最吸引張平,或者說張偏偏最吸引男人們的地方還在于,她是上海本地姑娘,祖祖輩輩在上海生活了很多年。

張平之前在北方工作時認識一個朋友,家在東北,家境一般,朋友還是?茖W歷,后來發奮圖強專升了個本,畢業后在帝都工作,認識了北京大妞,女孩恰好看重張平朋友的沉穩踏實靠譜,跟他結婚了,張平朋友就這么算在北京落下了家。張平可羨慕那個朋友了,娶了個北京老婆,在北京有了家,現如今也有了孩子,可謂一個字,美?贪逵∠罄锟傆X得,姑娘們要擦亮眼睛找對象,可以通過嫁個好人家改變命運,但現實生活是,不論男女,大家在找對象的時候,都在不斷擦眼睛。想要改變命運的心,是不分男女的。

這也是張平覺得張偏偏特別適合自己的地方,那時倆人還在一個公司,白天一起上班,中午一起吃飯,下班后一起走到地鐵站,偶爾在辦公室眉目傳個情。辦公室戀情,就跟以前校園戀愛一樣,在飲水機前倒個水碰到了都覺得好開心。

但張偏偏也是個特別傳奇的女子,她曾自信滿滿地對另一個男同事說,她們公司沒結婚的男的,肯定都喜歡過她。年輕男孩女孩談戀愛,不敢把錢掛在嘴邊,怕被別人說現實,三十幾歲的人談戀愛,反倒能直接坦誠的談房子談錢,說不清這是成熟后的直率,還是在成年人的眼中,現實是種美德。這是張平最終沒和張偏偏進一步發展的主要原因,一個清楚自己份量,覺得自己擁有足夠吸引男性砝碼的女性,又怎會隨隨便便嫁給一個普普通通的男人。

張平就是這樣一個很有自知之明的普通男人,骨子里是自卑的,長相不出眾,身材一般般,沒掙到多少錢,恰又生了個內向且清高的性格,總之一句話,張平不會來事。公司剛來的實習生,中午跟他們一起吃飯,前輩們都鼓勵他說好好干,張平直接跟對方說一句“我覺得你不適合干這一行”,公司人事考核通過錄取的人,人家適不適合豈是張平一句話能判斷的,但他還是要這么說;客戶給張平發消息,張平能回復的會回復,暫時還沒結論回答的問題,他干脆懶得回復客戶,也不解釋,直接晾著客戶,他的想法倒很簡單“我沒辦法答復你的問題,干嘛回復你”,但他忘了的是,對于一項工作,除了解決對方的問題,還需要緩解你合作伙伴對這次合作中的不確定感和焦慮感;公司領導給張平發消息,遇到不想回復的張平也直接忽略,不回復,也不解釋,又酷,又傻。張平有時活得就像一只鴕鳥一樣,盡管內心有很多想法,但不敢爭取不敢去做,遇到自己不想解決的問題,就把腦袋埋進沙子。這樣的性格有時真的很惱人,說他說話直吧,但有時說話把人能氣死;說他老實,有一就說一,沒有就說沒有,但他不及時跟客戶和領導溝通的脾性,也挺惱人的;說他不好吧,但能力也還行。

一個驕傲的普通人想要談戀愛,本身是一件不容易的事。

 

三十六歲那年,張平跟同事說,很后悔年輕的時候沒好好把握,沒趕緊談個戀愛,或者成個家,現在想談戀愛,都難了。但影響張平談戀愛的,從來不是他的年齡,也不是他所在的城市,更不是他的長相。這世上,原本就沒有準備好材料,才下鍋的愛情。

張平三十七歲的時候,他遇到一個年輕姑娘李夏天,他們是在夏天認識的,那年夏天,李夏天因為工作的關系認識了張平。張平還是那個不來事的張平,說話不中聽,事事經常沒回應,可這些剛好都吸引住了李夏天。不知是不是看多了偶像劇,還是天然的母性光環,年輕姑娘們都偏愛拯救有性格缺陷的男人們,總以為自己對他們再好一點,陪在他們身邊,他們的人生會慢慢變好的。但姑娘們都忘了,并不是每個女孩都是杉菜,都能讓惡搞的道明寺愛上他,也不是每個女孩都是楚雨蕁,能隨處上演一場霸道總裁愛上我的戲碼,也不是每個冰冷的江直樹都會看到袁湘琴的好。

那幾年李夏天一直陪在張平身邊,跟張平分享自己遇到有趣的事,夏天給張平送西瓜,冬天給張平送手套,春天約張平去公園看花,秋天找張平吃烤肉。李夏天就像個小太陽一樣,拼命的想溫暖著張平,她跟張平表白過,張平假裝沒看到,不回應,也不拒絕,下次再見面假裝什么都沒發生過;她給張平發消息,張平也經常愛理不理,就像他對他客戶對他領導的那副態度,能回答的問題就回,不能回答的問題也不解釋一句;張平說他想寫小說,想創作,李夏天恰好在文化行業工作,她鼓勵張平去寫,甚至她都跟張平找好大平臺的主編,只要張平寫出來了,她直接把稿子發給主編看,無論是出結果還是出建議都會快很多,但三年過去了,張平說了無數遍他要寫的小說,依舊沒寫。

認識張平三年后的一個冬天,李夏天約張平一起吃烤肉,五花肉在烤肉架上滋滋作響,平攤的五花肉經過加熱,油脂流出來,五花肉像是縮水一樣,肉片變得卷曲且長度變短。李夏天蘸著醬料吃了一片烤好的五花肉,假裝無意的問了句張平“你喜歡過我嗎”。張平默不作聲,這是他擅長的逃避術。李夏天也是很識趣的一個姑娘,等了60秒,沒等到回答,假裝哈哈哈哈的把話題撇過去了。

那天吃完烤肉后,李夏天再也沒有聯系過張平了。張平和她的這段關系,本來全靠李夏天一個人硬撐,一旦李夏天放棄這段關系,這段關系就結束了。后知后覺的張平半年后才發現李夏天已經好久沒來找自己了,諾大的都市,兩個人想變回陌生人關系,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只要你不聯系我,我不聯系你,不出一個月,關系就淡了。

張平也反思過自己,他到底做錯了什么,李夏天才會如此決絕的切斷跟自己的聯系。其實,他什么都沒做錯,因為在這段關系里,他原本什么都沒做過。一個什么都沒做過的人,又哪來做錯一說。

 

四十歲的張平活得很痛苦,中年危機,恰逢公司不斷在辭退,縱使公司沒要求加班,他每天也自覺加班到很晚再回家,最起碼在態度上要讓老板看到自己的認真,每天看著老板的臉色,活得小心翼翼且提心吊膽。加之沒房沒車沒老婆,縱使生活在離家很近的魔都,張平依舊覺得自己好像在一直在飄著,腳沒法踩到土地的那種飄著,有時醒來感覺生活很沒奔頭,看不到未來的希望。感覺終其一生,自己的一輩子就這樣了。

現在的張平對人生有了更深層次的理解,對于一個已經步入中年的男人來說,他需要一個女人,需要一個女人像線一樣拉住他,告訴他這是回家的方向,需要一個女人跟他說多吃點這個,吃了好,需要在自己加班時,一個女人跟他說注意安全,我在家里等你。小時候,那個女人是母親,長大后,那個女人是妻子。張平心里還住著一個小男孩,無論多大,依舊希望被人照顧,希望被人關心,希望有人陪。

“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鬧鐘響了。

張平馬上睜開眼,從沒哪一個早上,他像今天醒得這么快這么干脆。醒來第一件事,拿出手機看時間2020年,翻出錢包里的身份證1982年,好在今天的他依舊是38歲。好在,那糟糕的四十歲的人生,就只是一場夢。

張平給李夏天發微信,他說“我昨晚做了個夢”。

“夢到了什么“。

“夢到我四十歲還沒愛情,沒事業,還遇上大裁員,中年危機加上愛情危機,太難了”。

“有夢到我嗎”。

“夢到了,夢到你跟我表白,我們一起吃烤肉,你問我喜不喜歡你“。

“那你怎么回答的“。

“夢里的我沒回答你這個問題,因為我覺得我們年齡差得有點大,而且你那么漂亮,條件那么好,我怕自己耽誤了你,所以一直沒敢回答”。

“嗯”。

“但是,李夏天,我是喜歡你的。李夏天,在我很小的時候,我媽就跟我說夢跟現實是相反的,我夢到四十歲那年,你離開了我,如果是相反的話,那是不是說四十歲的時候,你還會留在我身邊。所以,我們談戀愛吧,如果四十歲那年,你還喜歡我,那我們就結婚吧“。

“你怎么突然改變主意了”。

“就……突然覺得戀愛本來是一件需要勇氣,需要克服自己的事,就像考研、考駕照、在幾百人面前做思想匯報一樣,都是很難的事?粗鴦e人隨隨便便考上研究生,隨隨便便拿個駕照,隨隨便便結個婚,隨隨便便講個話,我們都會誤以為這些都是很簡單的事,但只有等真正做了之后才會知道,考研的過程很辛苦,考科目二也很難,還要擔心上坡會不會熄火,擔心邊距會不會過寬,在公開場合講話也很難,需要克服恐懼,談戀愛也是,需要勇氣走出舒適圈,去義無反顧地擁抱那個喜歡的人。以前的我總覺得談戀愛是順其自然的事,就跟呼吸一樣,是不需要努力的事,但現在我知道了,談戀愛也需要爭取,需要勇氣,需要努力。我想留住你,把你留在我身邊”。

“認識你這么久,第一次看你發這么長的消息”。

“李夏天,你愿意跟我在一起嗎”。

“你是真的喜歡我嗎,還是夢后癥”。

“你也知道我這個人不會說話,但我知道,我是喜歡你的,喜歡到如果兩年后沒跟你在一起,我會后悔;蛟S這個夢是兩年后的我穿越過來跟我求救,讓我留住你的”。

如果能回到兩年前,你會做什么,你會留住什么,你會改變什么?

張平選擇留住喜歡的姑娘?赡芤驗閻矍,可能不想兩年后的自己那么孤獨,可能二者都有,但這些都不重要,成年人的戀愛本就復雜又矛盾。人類都一樣,單純又世俗,想要遇到愛情,卻總會因為點別的原因愛上一個人。因為合適愛一個人,跟因為愛情喜歡一個人,本質也沒差。

“我愛你”三個字中,重要的從不是“我”,也不是“你”,更不是“為什么是你,為什么是我”,而是“愛”。因為愛,才把我們連接在一起。

 

李夏天第一次遇到張平的時候,也是個夏天,這座城市的暴雨有時總來得很突然,那天剛下班,突然下起了大暴雨,等她剛跑到馬路邊,路口的綠燈恰好變成了紅色。那時李夏天剛到這座城市,還不太熟悉這座城市的脾性,身邊的人都打著傘,只有她一個人像小丑一樣淋著雨,還沒遮擋物,顯得很窘迫。

正當她覺得很丟人的時候,站在他旁邊的那個男士,把他的雨傘往李夏天這邊靠了點,雨傘過來的程度剛好沒讓她淋濕。后來綠燈亮起,那個男士也沒說什么,依舊保持原有的距離,幫她打著傘,過了馬路,后面又走了很長一段距離,直到走進地鐵站。他們一路上沒說什么,他沒刻意找李夏天套近乎,只是幫她打著傘,最后分別的時候,李夏天不停的跟他說謝謝,他也只淡淡地說了句,不用謝。那個男人就是張平。

后面的兩年時間里,李夏天也沒費心去找過張平,起初她也只是把他當成平凡生命里的小確幸,是那天幸運的她剛好遇到了一個善良的人,只是萍水相逢的路人而已。后來,她們公司要跟另一家公司合作項目,兩家公司的項目負責人一起見面開會,當時李夏天看到了張平,看到他的第一眼她就認出他了。他穿衣風格依舊跟幾年前一樣,整個人給人的感覺依舊淡淡的,跟人保持著距離,不會因為怕尷尬故意找話說,也不會說一些漂亮的俏皮話,更不會跟女同事們開著玩笑,他一直認真地做好自己的事。

合作過程中,也有同事說他性格不好,很難相處,但李夏天一直覺得張平很好。一個在大馬路上,能善良地幫助一個女生,但又恰好保持該有的距離感,不會讓女生不舒服的男人,再討厭能討厭到哪里去。有些人,性格本是木訥點,內向點,話少點,但他們一樣也是值得被愛的。外向人有熱鬧的戀愛方法,內向者也有他們的戀愛之道。

這也是李夏天喜歡張平的地方,他有時沒那么好,但那樣就剛剛好。

后來張平也來問過李夏天,為什么是他。

李夏天每次都只輕輕一笑。她沒告訴張平這個愛情故事里還有另一個B面,那年下著暴雨的夏天,工作不順,生活不順,被雨淋得渾身濕透的李夏天,都想好了第二天交辭職信,離開這座冰冷的城市,是那個分她一半傘,送她到地鐵口的男人,用他的小小善意把她留在了這座城市。

與其說是張平運氣好,撿到李夏天這個寶,倒不如說,是張平在李夏天變成“寶”之前,先拯救了李夏天。

每個人來到我們生命中,都是帶著任務的,有人教會你勇敢和堅強,有人教會你如何愛一個人,有人教會你如何在這個流行告別的時代說再見,有人為了讓你知道這世上總有人偷偷愛著你,有人的出現是為了告訴你“你很值得”。

還有的人,注定是用來相愛的。

而愛情,本就是兩個人的相互成全。

責任編輯:梅頭腦

推薦圖文


隨機推薦

河内5分彩被骗